【我的扶贫故事】记一个有温度的扶贫故事——周绵安的“亲人”

  患上自闭症40多年的岑阳镇蔡坞村大屋基村小组村民周绵安,因为长期陷入孤寂离群、贫困潦倒、凌乱无序的生活窘境,成为全村人眼中的“笑料”,可却引起了我们这些来自县城乡规划局的扶贫干部的关注。

  第一次上门,周绵安那脏乱不堪的房间,蓬头垢面的形象以及惊恐慌张的眼神,带给我们的,除了无比的震惊,还有深深的刺痛感。

  “绝对不能就让他这样行尸走肉般悲惨的生活下去!” 那天,刚从周绵安住处出来,我们几个扶贫干部就一起约定,一定要尽全力帮扶这个可怜的老人。第二天,大家便拿着各种清扫工具来到周绵安住所,开展起了一次卫生大扫除。对于我们这群人的再次到来,周绵安依然表现出了无比的恐慌,无论是面对我们的问候和还是搭讪,他都不理会,只是局促不安地缩在屋子里的一个角落,呆呆地看着我们几个帮他清扫灰尘、清洗橱柜、整理房间。当我们试图让他更换掉那一身不知道穿了多久,到处是污渍,脏到已经反光的衣裤时,周绵安的激烈反应让大家都有些出乎意料,他紧咬着牙,双手拼命地抓着自己的衣领,扭转着身体使劲地向墙角缩去,怎么也不让人触碰。见此情景,我们知道对周绵安的帮扶,绝无可能一蹴而就,要想让他真正打开心门,正常地接受外界的人和事,需要我们不抛弃、不放弃,给予他更多的耐心和关爱。

  为了让周绵安慢慢地接受我们,经过商量,我们制定了一个轮班帮扶计划,此后每天都会有人到周绵安住所去看一看,整理整理房间,为他添置一些生活用品,解决生活问题,并试着与他聊一聊天。尽管与周绵安的交流沟通,最初基本上都是我们自说自话,但随着居住地变得更干净整洁,屋子里人来人往也比以前更热闹,生活状态发生变化的周绵安,精神面貌也在悄然地发生转变,原来麻木呆滞的脸上开始露出了笑容,对我们的搭讪也有了一些反应。对于发生在周绵安身上那一天一天的变化,我们也是看在眼里,喜在心头。终于有一天,当我们找来周绵安的高中同学上门探访,或许是因为受到故人旧事的刺激,周绵安竟然彻底放下了心里对人的戒备,消除了心里无名的胆怯,40多年来,他第一次主动开口与人说话,第一次主动要求理发洗澡换衣服,也第一次主动带着客人看他家几十年前的全家福,可以看出,这天,周绵安的神情有些激动,但事实上,更为激动的其实是我们这些帮扶干部,我们对将周绵安“重新带回来”的信心更足了。这天以后,我们一如既往地频繁往周绵安住所跑,周绵安的生活状态也一天比一天好起来,当然,我们上门受到的“待遇”也是一天比一天高,我们有了周绵安的第一次问好,有了他的第一次让坐、第一次倒茶。

  春去冬来,2017年冬至转眼而至,那天,我们再次去了周绵安家,远远的竟意外地的看见他房前晾晒了几件衣服,几十年来,周绵安可是对自己吃完饭的碗筷、坐的椅凳都是不会自己动手洗一下、擦一下的,现在却会自己动手洗衣服了,这不禁让我们有些欣喜。而见到我们到来周绵安也很高兴,他接过我们此前为他拍摄的照片,看到上面自己理着一个平头,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,显得特别有精神,便一直笑的合不拢嘴。见周绵安性格开朗了不少,我们便趁机询问他是否愿意重洗一张他父亲的遗照,并表示我们愿意陪他一起去给他父亲扫冬至墓。听了我们的话,周绵安眼睛顿时一亮却随之又暗淡下去,只是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的泪花低声地说了句:“不去了,我没脸去。”而对于我们随后提议让他搬去已经建好的幸福楼去住,周绵安同样也没答应。

  “他这还是没有完全放下心结,从过去中走出来啊!”我们几个扶贫干部经过商量,认为一定要想办法让周绵安自愿住进幸福楼,这样不仅能提高他生活的质量和水平,也能帮助他彻底走出过去的情感桎梏,全面打开对外界封闭已久的心门。我们于是进一步加大了和周绵安接触的频率和力度,接对帮扶的干部甚至来到周绵安家,与他同吃同住,在生活中,帮助他提高自理能力,与他聊从前、谈将来,在沟通交流中,引导他放下思想负担,追求明天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。经过几个月的坚持,最终,我们扶贫干部的耐心和爱心全面战胜了周绵安的心魔,周绵安放下了“叶落无法归根,同村可能看不起”的思想包袱,高兴地搬进了窗明几净的新居,开始了自己全新的生活。

  今年五月,我们几个扶贫干部约好了一起到周绵安的新居吃“连心饭”。现在的周绵安和一年多前的他判若两人,不仅和我们几个一起有说有笑动手烧着饭菜,入席后还频频招呼尽显主人风范。席间,周绵安动情而略带羞涩地说:“你们就是我的亲人,没有你们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我呢,也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你们的,就想接下来找个老伴,找个力所能及的事做做,过好下半辈子,不辜负你们的期望。”欢笑声刹那间充斥了整个房间,飘出幸福楼,飞向那更加广阔的乡村田野!